“波斯铁骑”进化史

新华社多哈11月26日电(记者王浩明、波斯铁骑韦骅、进化史岳东兴)大漠的波斯铁骑落日余晖将艾哈迈德·本·阿里体育场染成一片金色,一场激战的进化史硝烟刚刚散去,场地中央,波斯铁骑伊朗队主帅奎罗斯被球员高高抛起。进化史  25日,波斯铁骑卡塔尔世界杯B组第二轮,进化史伊朗队2:0击败威尔士队,波斯铁骑队史首次在世界杯上战胜欧洲球队。进化史  这仅仅是波斯铁骑伊朗队在世界杯上取得的第三场胜利——1978年,他们首次打进世界杯,进化史小组赛1平2负出局;1998年的波斯铁骑法兰西之夏,他们战胜美国队取得世界杯首胜;此后等待了漫长的进化史20年,他们才在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上击败摩洛哥队,波斯铁骑拿下历史第二场胜利。  无缘2010年南非世界杯后,从2014年开始,伊朗队已连续三届晋级世界杯决赛圈。2014年巴西世界杯上,伊朗队虽然只拿到1个积分,但他们面对阿根廷队顽强守住90分钟,在补时阶段才被梅西绝杀,让世界记住了这支球队。俄罗斯世界杯,伊朗队击败摩洛哥队、逼平葡萄牙队,面对西班牙队只是小负,距离出线仅一步之遥。卡塔尔世界杯,两轮取得三个积分,掌握了出线的主动权。  在国际足联的世界排名上,伊朗队从2010年的50名开外,爬升到现在的第20位。  “波斯铁骑”的进化速度,让人惊叹。  看看伊朗队本次出征世界杯的大名单,就丝毫不会奇怪他们能有如此表现——26人中近一半在欧洲联赛效力,锋线“三叉戟”塔雷米、阿兹蒙和贾汗巴赫什更是曾经分别夺得过葡超、俄超和荷甲的金靴。  伊朗队的战术简单明了,在世界杯32强中独树一帜:防守中,他们用积极跑动和凶狠拼抢获得球权,反击中寻求快速突破中场,两三脚传递,就制造出威胁。  对威尔士队这场比赛,伊朗队将自己的风格发挥得淋漓尽致,控球率落后,却轰出了两倍于对手的21脚射门。  伊朗队的进步,主帅奎罗斯功不可没。无缘南非世界杯后,2011年开始,伊朗队聘请奎罗斯执教。葡萄牙人上任后,鼓励球员留洋,引进归化球员,用了8年时间将伊朗队的实力提升了一个档次。  归化球员的引进,可谓“一箭双雕”,不仅增强了球队实力,更让伊朗队变得团结。此前球队内部派系的坚冰,随着归化球员的到来竟悄悄融化了。  2014年世界杯,为伊朗队打入一球的古钱内贾德就是从荷兰归化而来。他说:“我们来自五湖四海,但我们都是伊朗人,都在为捍卫伊朗的荣誉而战。”  2019年亚洲杯半决赛,伊朗队0:3惨败于日本队,奎罗斯离任。此后伊朗队的两任教练在奎罗斯的建队基础上,完成了世界杯的出线任务。今年9月,伊朗队又把奎罗斯请了回来。  奎罗斯的回归,和伊朗足协的权力斗争密不可分,但他显然得到了球员的支持;与威尔士队一战,从伊朗队场上的斗志和执行力上就可见一斑。  当然,伊朗国内足球的发展也存在很多问题,比如其联赛的市场化进程阻滞。今年1月,亚足联下属的独立资格审查机构宣布,伊朗“双雄”波斯波利斯队和埃斯特格拉尔队因为“未能满足所有硬性规定与条件”,被取消亚冠联赛参赛资格,因为这两个俱乐部的背后实际是同一个政府部门。  此外,伊朗国家队的内部事务还经常受到行政部门的干涉。因为经济原因,伊朗俱乐部营收能力不足,财务状况普遍一般,很多俱乐部给球员的薪水也十分有限,有的俱乐部还会欠薪。在伊朗足坛,有一个真实的故事广为流传,名宿卡里米年轻时工资非常低,每天训练之后还要开几个小时的出租车赚点“外快”才回家。  但这些都影响不了这个国家对足球的疯狂。他们有着大批教练,在全国各地扎根培养年轻球员,伊朗的U系列队伍战绩虽然并不十分突出,但他们的青年球员总能得到欧洲俱乐部的青睐。俱乐部的糟糕运营浇灭不了球迷的热情,在伊朗的国内联赛,每逢波斯波利斯队和埃斯特格拉尔队的“德黑兰德比”,甚至会涌入超过10万名球迷。  与威尔士队的这场比赛,伊朗球迷的战斗力让人惊叹。除了一侧球门后的一片威尔士球迷之外,伊朗球迷几乎让球场变成了白色的海洋。  他们不仅仅是见证者,也正参与书写着伊朗足球历史的全新一页。  下一页?此前伊朗队从未从世界杯小组赛出线,现在他们距离这个目标并不遥远。而下一个对手,正是他们在1998年创造历史一战中击败的美国队。

托尼·克罗斯